• <optgroup id="j8u8j"><xmp id="j8u8j">

      <code id="j8u8j"></code>

      <progress id="j8u8j"><menuitem id="j8u8j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
      1. 資本不玩兒了 生鮮電商還活得起嗎?

        來(lái)源: 原創(chuàng )   時(shí)間: 2022-08-01

        7月28日晚些時(shí)候,各大微信群快速轉發(fā)著(zhù)每日優(yōu)鮮內部群的一個(gè)聊天記錄,記錄中聲稱(chēng)為內部員工的人表示“我們公司(每日優(yōu)鮮),剛才一個(gè)二十分鐘會(huì )議,公司整體解散了!”,不但微信群有這樣的消息,網(wǎng)上相對權威的渠道也放出消息稱(chēng):“每日優(yōu)鮮融資未能交割成功,公司解散”。對此,每日優(yōu)鮮工作人員回應稱(chēng):在實(shí)現盈利的大目標下,公司關(guān)閉了30分鐘極速達業(yè)務(wù)。次日達、智慧菜場(chǎng)、零售云等業(yè)務(wù)不受影響。由于業(yè)務(wù)調整,部分員工離職,公司目前正積極尋求一切可能的方案,最大限度保障員工權益。



        網(wǎng)傳的一份錄音文件顯示,“由于投資款沒(méi)有及時(shí)到賬,絕大多數同事的工資會(huì )暫緩發(fā)放,公司也可能會(huì )尋找其他變現途徑。此外,大部分人的工作就截止到7月28日,7月的社保公司承擔,8月份開(kāi)始就需要員工自理公積金和社保?!睂ι鲜鲣浺粑募?,每日優(yōu)鮮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沒(méi)參加這場(chǎng)會(huì )議,不清楚錄音具體的情況。


        截至目前,每日優(yōu)鮮2021年財報繼續難產(chǎn)中,27日的股價(jià)跌到了0.23美元。



        小編搜索居住地附近的每日優(yōu)鮮APP,顯示最近的兩個(gè)店已經(jīng)關(guān)閉。未顯示關(guān)閉的站點(diǎn)則顯示均為次日達,不再有今日到達的服務(wù),同時(shí),商品量也大幅度減少,可選擇的商品非常少。


        烏云一直籠罩在每日優(yōu)鮮頭上,暴風(fēng)雨時(shí)不時(shí)的就要傾盆而下。我們猜到了這樣的結局,但沒(méi)想到結局這么快到來(lái),甚至,沒(méi)有料到這樣的消息依然讓人唏噓、蹉跎和憂(yōu)傷。我們買(mǎi)過(guò)每日優(yōu)鮮1分錢(qián)的水果和蔬菜,也享受過(guò)20分鐘送菜到家的便利,在風(fēng)雨夜,在隆冬日,在疫情肆虐的日日夜夜。



        是的,我有些憂(yōu)傷。希望每日優(yōu)鮮能渡過(guò)這個(gè)難關(guān)。當然,也希望其它電商能夠更堅強。


        回家路上打開(kāi)生鮮電商APP,把晚飯需要的菜、魚(yú)、肉選好,然后下單,還沒(méi)到家,快遞小哥已經(jīng)把食材放到了門(mén)口,拿到廚房就可以直接操作,而且,生鮮電商的食材新鮮,也做了初步分揀和清潔,不用浪費時(shí)間精力再進(jìn)行復雜的處理。


        ——這就是大部分上班族回家做飯的日常。這幾年,特別是疫情發(fā)生后,生鮮電商正在慢慢改變著(zhù)我們的生活狀態(tài),傳統商超和菜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慢慢的脫離年輕上班族的視野,逛菜場(chǎng)已經(jīng)成為了回味生活煙火的一個(gè)情結,而不是必須的環(huán)節了。


        變化在悄然發(fā)生著(zhù),我們越來(lái)越依賴(lài)生鮮電商,關(guān)于廚房的革命一直沒(méi)有停止。據相關(guān)資料顯示,2021年我國生鮮電商交易規模已達5640億元,隨著(zhù)生鮮電商的發(fā)展以及用戶(hù)網(wǎng)購生鮮習慣的養成,預計未來(lái)一段時(shí)間生鮮電商仍保持高速增長(cháng),到2024年,行業(yè)規模將超萬(wàn)億。正是看到了這片前景,生鮮與巨頭的緣分開(kāi)始締結,最近幾年,資本開(kāi)足馬力殺進(jìn)這片藍海,據企查查不完全統計,生鮮十年,我國生鮮電商賽道共產(chǎn)生融資事件290余起,涉及項目150多個(gè),披露融資總額達到460余億元,而未披露的資金,保守估計會(huì )超過(guò)40億,也就是說(shuō),生鮮十年,各大電商已經(jīng)融資超過(guò)500億元。


        從年度數據的變化趨勢來(lái)看:


        2015年開(kāi)啟第一波小高潮,當年融資事件達到76起,融資總額為21.82億元。這一年的焦點(diǎn)是易果生鮮,他們高調宣布完成C輪融資,雖然沒(méi)有說(shuō)具體金額,卻著(zhù)重強調這是“生鮮電商行業(yè)迄今最大筆融資”。當時(shí)的投資方是阿里巴巴和KKR集團。

        2016-2018年間,行業(yè)進(jìn)入野蠻生長(cháng)階段,融資事件分別達到63起、35起、29起,其中2017、2018兩個(gè)年度的融資總額均突破100億元,成為近十年來(lái)的高峰期,就是在這期間,興盛優(yōu)選入局,完成數千萬(wàn)美元A輪融資; 

        2019年,行業(yè)進(jìn)入初步洗牌階段,妙生活、菜到啦、壹桌網(wǎng)等曾名噪一時(shí)的項目陸續關(guān)停。與此同時(shí),這一年度的資本也趨于理性,全年僅產(chǎn)生融資事件17起,公開(kāi)披露的融資總額僅為11.79億元,而本年度興盛優(yōu)選完成3輪融資,資方包括騰訊投資、KKR等,送它進(jìn)入爭奪生鮮頭部的賽道;

        2020年,融資事件回升到28起,其中多點(diǎn)在這一年獲得28億元的C輪融資,每日優(yōu)鮮更是連續獲得4.95億美元、20億元人民幣兩輪戰略投資,將全年賽道總融資額推高至88.68億元。這期間新生電商每日優(yōu)鮮、叮咚買(mǎi)菜異軍突起,成為業(yè)界最大的土豪。

        2021年資本開(kāi)始對生鮮進(jìn)行總攻,查查查披露全賽道共發(fā)生融資事件8起,分別為T(mén)11、森果云、樸樸超市、叮咚買(mǎi)菜、飛熊領(lǐng)鮮、兔子鮮生、菜劃算,僅披露過(guò)的融資總額就超過(guò)了80億元。但這只是部分披露數據,并不包括各商家自己披露的融資事項。興盛優(yōu)選宣布在2月至7月,已經(jīng)完成紅杉資本領(lǐng)投,騰訊、方源資本等跟投的總共8輪投資,總計超過(guò)30億美元,這直接把興盛優(yōu)選的估值推到120億美元;7月,誼品生鮮宣布完成25億元融資;12月,永輝彩食鮮宣布獲得10億元A輪投資……


        線(xiàn)上或線(xiàn)下,初創(chuàng )企業(yè)與巨頭,互聯(lián)網(wǎng)與傳統行業(yè),都將目光盯上了人們的菜籃子。


        市場(chǎng)對生鮮電商產(chǎn)生了幻覺(jué):生鮮電商的春天到來(lái)了。每日優(yōu)鮮和叮咚買(mǎi)菜在這一年,爭先恐后地在美國上了市。


        然而,意想不到的是,上市的那一刻,竟然是暴風(fēng)雨來(lái)臨的前夜。敲鐘后還沒(méi)來(lái)一場(chǎng)像樣的狂歡,就開(kāi)始要面臨殘酷的市場(chǎng)和怨懟的股民。


        上個(gè)月是每日優(yōu)鮮納斯達克上市一周年的日子,當天發(fā)行價(jià)13美元,直接把市值推到32億美元,但風(fēng)光了沒(méi)兩天就開(kāi)始漫長(cháng)的下跌之路,至今年6月初,由于股價(jià)連續30個(gè)交易日跌破1美元,每日優(yōu)鮮收到納斯達克的“退市”通知函,就在昨天(7月27日收盤(pán))每日優(yōu)鮮最新的股價(jià)是0.23元,這個(gè)價(jià)格甚至不夠買(mǎi)一根平民雪糕,據最高點(diǎn)已經(jīng)跌掉了98%,股票跌成了餐巾紙。而與它前后腳敲鐘的叮咚買(mǎi)菜最新盤(pán)面顯示,股價(jià)已經(jīng)跌到5.44美元,和發(fā)行時(shí)相比,市值已經(jīng)蒸發(fā)超40億美元。再看另外一個(gè)頭部,盒馬鮮生正尋求以約60億美元估值融資,估值遠低于今年年初的100億美元估值。這表明,阿里已經(jīng)不愿意給盒馬輸血,直接把它推向了市場(chǎng),讓他自負盈虧、自生自滅;為了融資,離開(kāi)溫室的盒馬只能主動(dòng)砍掉40億美元估值,打了六折。國內的生鮮頭部集體淪陷,國外的生鮮電商境遇一樣艱難。7月19日,美國知名獨角獸公司Instacart的投資人Capital Group將Instacart的估值下調至 147 億美元,距離高點(diǎn)已經(jīng)削去60%以上,這是直接給自己打成了骨折。


        時(shí)至今日,生鮮這片江湖還無(wú)人勝出。


        虧損,是生鮮電商交出的期中成績(jì),行業(yè)內還未誕生一家盈利的生鮮電商公司,大家都明白錢(qián)燒到這個(gè)火候了,誰(shuí)堅持到最后就是贏(yíng)家,就差最后一把柴火,但他們已經(jīng)融不到錢(qián)了,資本開(kāi)始寧愿就地躺平、精致擺爛,也不想再給他們投錢(qián)續命。


        通過(guò)燒錢(qián)補貼以及疫情消費習慣的改變,我們已經(jīng)如此依賴(lài)生鮮電商,特別是到家服務(wù),但是仍然不能阻止那些熱熱鬧鬧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電商倒下去!2019年底,曾經(jīng)備受矚目的生鮮電商呆蘿卜宣布破產(chǎn),鮮生友請高層被抓、易果生鮮、妙生活平臺資金鏈斷裂......多家中小型生鮮電商平臺相繼“暴雷”。這還僅僅是開(kāi)始,2021年生鮮電商市場(chǎng)進(jìn)入“洗牌期”。梳理這一年的報道就會(huì )發(fā)現:這一年,同程生活破產(chǎn)、橙心優(yōu)選大面積收縮、十薈團陷入裁員關(guān)閉危機、美菜網(wǎng)陷入“裁員、撤城”風(fēng)波,就連“獨角獸”呆蘿卜也在2021年10月正式停業(yè)。2022年,美菜網(wǎng)再次被指大量裁員,錢(qián)大媽退出了北京市場(chǎng)。


        再看看前兩年無(wú)限風(fēng)光的“頭部”們:


        生鮮電商第一股每日優(yōu)鮮,近來(lái)開(kāi)始密集撤城,關(guān)停業(yè)務(wù)。6月30日至7月2日,短短三天內每日優(yōu)鮮連續關(guān)停了九個(gè)城市的業(yè)務(wù),目前僅保留北京、上海、天津和廊坊四個(gè)據點(diǎn)。財報顯示,2018~2020年,每日優(yōu)鮮凈虧損分別為22.32億元、29.09億元和16.49億元。2021年的年報至今難產(chǎn),此前的預告是虧損超過(guò)37億元人民幣。也就是說(shuō)四年時(shí)間,每日優(yōu)鮮累計虧損已超過(guò)100億元人民幣。    年報遲遲未出,每日優(yōu)鮮的股價(jià)已經(jīng)跌到了2毛錢(qián)(美元),總市值蒸發(fā)超過(guò)200億人民幣。成為了仙股中的仙股,退市風(fēng)險一直懸在頭頂。自成立之初到上市,每日優(yōu)鮮總共融資11輪,融資總額近140億元,但現在資本們已經(jīng)放棄了對它的投入,只有在今年7月,山西煤老板送來(lái)了2億“救命錢(qián)”,想必純屬玩票兒,雖然杯水車(chē)薪,但也算是雪中送碳。    同年在美國上市的叮咚買(mǎi)菜,日子也不好過(guò)。5月底以來(lái),叮咚買(mǎi)菜已陸續撤出多個(gè)城市,一季度,虧損4.774億元,這已經(jīng)是叮咚買(mǎi)菜連續第七個(gè)季度虧損了。從2019年到2021年,凈虧損分別為18.73億元、31.77億元、64.3億元,2022年Q1季度凈虧損4.774億元,累計虧損近120億元。


        每一棵菜,都有生鮮電商們虧的錢(qián)!


        虧損,是生鮮電商交出的期中成績(jì),行業(yè)內還未誕生一家盈利的生鮮電商公司,大家都明白錢(qián)燒到這個(gè)火候了,誰(shuí)堅持到最后就是贏(yíng)家,就差最后一把柴火,但他們已經(jīng)融不到錢(qián)了,資本開(kāi)始寧愿就地躺平、精致擺爛,也不想再投錢(qián)


        2022年,生鮮電商的春天一直沒(méi)有到來(lái),黑夜無(wú)邊的漫長(cháng):他們不僅遇到了盈利困難,而且已經(jīng)集體融不到錢(qián)了。


        中國人的小小餐桌,不僅關(guān)乎普通人的一日三餐,更牽連著(zhù)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全部身家以及資本之間的較量和操盤(pán)?!度嗣袢請蟆吩?jīng)敲打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家們“別只惦記幾捆白菜、幾斤水果的流量”,聲猶在耳,生鮮們卻已接二連三的倒下。


        我們接下來(lái)是否要面對僅有的幾個(gè)頭部也在我們生活中消失,而已經(jīng)失去了菜市場(chǎng)、并且習慣了在家等菜上門(mén)的我們,又要用怎樣的方式來(lái)獲得生鮮到家的自由。


        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和投資者都在生鮮這個(gè)戰場(chǎng)上遇到了共同的敵人,就是冷鏈供應鏈的陪跑能力不足、成本高昂,每個(gè)生鮮頭部都在近兩年重資投建自已的冷鏈倉儲。與電商不同,生鮮電商面臨的是更高成本的流量獲取,以及來(lái)自自身生鮮供應鏈的挑戰。生鮮電商的大規模擴張門(mén)檻很高,因為在每一個(gè)城市的規?;l(fā)展背后,都需要冷鏈倉儲的率先鋪設。冷鏈建設需要很高的門(mén)檻,這不僅是平臺花錢(qián)就能解決的,更需要花時(shí)間來(lái)長(cháng)期投入。


        現在只是擔心,電商們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時(shí)間來(lái)建立自己的冷鏈體系平臺,就已經(jīng)在黎明前倒了下去,那么,重新規劃資產(chǎn)投入路徑,暫時(shí)停止自建冷鏈物流體系,尋找有實(shí)力的陪跑者共同跑通供應鏈,也許是他們最后的稻草。


        作為亞冷投資人的高瓴,在生鮮大戰中把很大一部分資金投入到冷鏈供應鏈的建設中來(lái),他們愿意花時(shí)間和我們這些冷鏈企業(yè)共同成長(cháng),把資金投入到智慧連鎖技術(shù)和產(chǎn)地供應鏈能力的打造上,使整體的供應鏈環(huán)境更高效、更智慧、更便捷、更安全、更低成本,高度契合電商企業(yè)的各種需求,能夠有默契有動(dòng)力的和平臺跑在一個(gè)節奏,這才是生鮮電商不能缺少的基礎保障。而作為立志作全球冷鏈供應商的亞冷,更是在這個(gè)方向上默默深耕,我們也相信冷鏈終將成為人們美好生活的鋪路石之一,還是最好、最安全的那一塊。

        400-166-5156
        asiacold@asiacold.com
        北京市大興區亦莊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景園北街2號BDA國際企業(yè)大道7-2
        北京亞冷國際倉儲服務(wù)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:16014013號-2
        6080yy无码国产一二三_久久性生大片免费观看性_亚洲国产精品午夜伦不卡